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变化小说网 > 历史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猛人

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四百二十八章 猛人

作者:抉望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4-15 15:08:22 来源:笔趣阁

从藩王到太子的贴身长随,从锦衣玉食到自力更生,李愔觉得自己已经体谅到了百姓的苦楚。试问,自己在不缺少柴禾粮食的情况下,依旧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两个老人家,膝下没有儿女,连唯一的房子都烧掉了,如今年关将近,可怎么活下去啊!

李承乾从后面走上前,拍了拍李愔的肩膀说:“你让孤很是意外啊。这还是那个暴打劝谏长史,率兵打退百姓的你吗?”

李愔摇了摇头:“皇兄,如果不是您的教导,臣弟可能永远不知道平民百姓是怎么生活的。蜀中的时候,我纵猎无度,暴乱的野兽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农田。百姓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东西,我却只觉得他们胡搅蛮缠。皇兄,不知道您能不能准许我动用王府的力量,我想补偿那些被我牵连的百姓。”

“这个....”

李承乾无奈道:“这个恐怕不行,不只是李祐,你的王府现如今也被我的人手给清理掉了。李愔,你缺少的是能够直言劝谏你的人,而不是借助你的庇护,引导你胡作非为的人。哥哥也是不得已,才把你的手下都清理了,你要理解。”

李愔点点头说:“既如此,那蜀王府的新人手,还要劳烦皇兄帮着聘请了。”

虽然心疼自己的班底,但是李愔清楚,眼下,太子正是借助这个机会清换人手。这,他是没办法拒绝的。太子敢这么干,势必获得了皇帝的准许。既然太子没有收拾他们的意思,那也只能任由太子这么干了。

与两位老人告别,李愔还把属于自己的一张兽皮送给了他们。就是不知道,当李愔知道这两个貌似凄惨的老人家,实际上是欺骗了他,会是什么心情。

这里正好是拆迁区,一家富商已经用丰厚的价格买下了这个院子。事实上两位老人的新家已经建成了,这旧房子能用来考验一下李愔,李承乾觉得挺值得的。

回到长安,经过多日折磨的李愔和李祐终于获得了解放,能够返回自己的王府了。本以为逃出生天的俩人,临走前却被告知每天还要继续喝药,同时早晨还要到东宫演武场报告,顿时成了苦瓜脸。

小年到了,无论如何还是要准备准备年货的。

方山跟方胜一样,用不着吩咐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李承乾 才放到书房的椅子上,一份清单就摆放到了桌子上。

拿起清单看了看,李承乾惊讶道:“张亮担任了吏部尚书,他手下的河运也跟河间王的产业互换了,怎么今年依旧有这么多的海货送来?”

送,和采购可是两回事。

方山拱手道:“郧国公在跟河间王交接的时候,多半是将这件事告诉了河间王,奴婢看了海货箱子上的标记,都是最新打捞冰冻以后,连夜送来长安的新鲜海鱼,正好赶在年关抵达。当然,现在落款的就换成了河间王府。”

点点头,李承乾道:“打开宝库,找找孤从岭南带回来的那棵中号大小的红色珊瑚树,送去河间王府。不管怎么说河间王都是孤的长辈,哪有长辈先给小辈送礼的道理?回礼不能怠慢了。”

方山迷惑道:“殿下,既然要送,为什么不送那个大的?”

李承乾无奈道:“大的那个跟孤要送给父皇的一样大,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是大小一样难免引人诟病。小一点就好,大号红的那个,孤准备送给太上皇。”

方山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太子殿下又怎么会在这方面考虑失误呢?连忙答应下来。

又看了看清单,李承乾惊讶道:“海参?还有上等的紫参?淦,怎么落款的是登州刺史赵毅?”

方山想了想,才拱手道:“殿下,说实话,奴婢也很迷惑,随着海参送来的还有一封信,您要不要看看?”

“拿来。”

接过方山送来的信,李承乾只是粗略看了一遍,就苦笑出声。

赵毅这个 啊,这家伙在信里明确的说明,那些用盐和草木灰包裹晒干的海参,是他作为学院毕业生,孝敬太子这位先生的,学院各位老师都有,是他自掏腰包买下来的。但是,紫参,还是冰冻的紫参,却是有代价的,他希望学院能够挑选一些没能进入官场的毕业生,送到他那边。开办学堂,待遇从优。

好家伙,直接就是好家伙,这家伙竟然已经有心思改善地方了?看样子登州这段时间没少赚钱啊!

出发点是好的,送礼物的一半虽然带着点功利性,但这是李承乾喜欢看到的,这样把话说在明处,乍一看虽然讨厌,但其实这才是真实。比起一直打埋伏,到最终拉着一起下水的做法,不知道好了多少。

想起自己副院长的身份还在,李承乾提笔给杨度写了一封信。估计现在学院的几位老先生也在纠结,抛却礼物的因素,能够支持学院有为毕业生,这种类似于护短的行为,是老先生们很喜欢的。但是,就算如此,也解决不了一个最明显的问题—登州太远了!

现阶段杨度的想法是在洛阳开办一家学院的分院,也就是最高学府的分院,这样,就能解决普通学堂学生升级的问题。这样,原本初级学堂的开办,就变成围绕高等学府的辐射,虽然扩散的慢了一点,但是至少不会出问题。而现在长安的学院,或许还能够在此基础上再升级一次,变成从地方高等学府里面挑取毕业生。

嗯,像极了六年义务教育到十三年义务教育的变化。

登州,因为距离实在是远,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被学院的网络覆盖上,提前开办初级学堂,教育结束以后,毕业生没办法升级,岂不是白开?

这就是老先生们八成会产生的忧虑。

但是,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保送!

地方初级学堂挑选真正的精英,承包路费,直接将他们送来长安学习。左右不过是一些路费钱而已,虽然这样会让学子跟家人分离多年,但是这个时代游学的学子和后世的大学僧,不还是一样?

将自己的打算写成信件以后,交给方山,让他找人送去杨度家里,李承乾接着跷二郎腿,看自己的清单。

无所事事,也只能靠这个打发时间了。

才看到蔬菜栏目,为没有金针菇发愁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

“太子殿下,李涧求见!”

“嗯,进....嗯?进来!”

收起清单,李承乾收起二郎腿,端坐好了等着。

房门推开,李涧走了进来。

看了看李涧普通面无表情的表情,李承乾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个面瘫脸,基本很少出现别的情绪,想要从他脸上看出情报来,实在是难。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李承乾多少还是摸出了一点规律。比如,这家伙都面露喜色的,就是大好事。这家伙普通的面无表情,就是没啥事。要是极度的面无表情,那就危险了,多半是坏事。

拱拱手,李涧开口了:“殿下,陛下有命,东宫崇教殿,今晚摆下盛宴,陛下准备款待一位功臣。”

“功臣?知道是谁吗?”

摆宴不是事儿,但是李承乾还是很迷惑。一般来说,功臣的封赏一般都是在年末大朝会,就算现在已经进入年节了,也应该是皇宫设宴款待,怎么就变成了到东宫来招待?而且,怎么就变成了晚上招待?这于礼不合啊!

李涧摇了摇头:“奴婢不知,只是陛下下令,奴婢传话罢了。”

“行,你回去告诉父皇,天黑以前,崇教殿就会准备好宴席,如果需要更改时辰,你再来传话。”

李涧点头,再次行礼以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李涧的背影,李承乾发现自己忽然无比好奇起来。

太怪异了!

但是不管怎么好奇,今晚都能得到真相,所以李承乾只能按耐住好奇,下令让厨房准备宴席。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值得让皇帝亲自招待的,绝对是立下了大功。要知道皇帝最近一次隆重的亲自招待,招待的就是李乾等十九人。再往上追溯,就是李靖了。至于国宴跟皇帝亲自招待,还是有所区别的。

太阳这个东西很是讨厌,或者说时间这个东西很是讨厌,该慢的时候不慢,该快的时候不快。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李承乾刻意带着弓箭到演武场练习,不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是要尽早看到是谁过来。同时,射箭也能让自己专注一点,免得胡思乱想。

又是一箭钉在前一箭上,李承乾只好再后退几步。

“太子殿下的箭术,实在是出神入化啊,微臣是万万不及的。”

听到声音,李承乾回过头,却见张亮站在演武场边儿,嬉皮笑脸的。

收起弓箭,李承乾笑道:“郧公,孤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立下了大功,说说,你立下了什么功劳,要父皇亲自招待啊!”

毫无疑问,张亮就是来赴宴的,否则,以他外臣的身份,进入东宫必须要先跟他这个太子通报以后,才能进来。如今未经通报就进来,只能是走通训门,且有皇命在身。

只是李承乾很迷惑,张亮现在在吏部,有什么功劳是能越过他这个顶头上司尚书令的?

张亮连连摆手:“微臣如何能立下功劳啊,身在吏部,能不犯错已经是幸运了。微臣今天就是来作陪的,过来之前,微臣在皇宫门口看到了唐俭的车子,估计这家伙又立下了什么功劳吧!”

“唐俭?难道这家伙把契丹什么的,招降了?不是如此,孤还真想不明白他又立下了什么功劳。”

如果是唐俭,李承乾就不意外了。这家伙当初平灭东突厥的时候,因为杀身成仁的觉悟,就曾被皇帝亲自招待。鸿胪寺是接触外交最多的部门,他们在太平年间出现什么功绩,并不会令人意外。

张亮笑道:“微臣也不知,只是被陛下通知过来参宴的而已。太子殿下,不如我二人到崇教殿等待,如何?”

李承乾点点头,收起弓箭,回到丽正殿换了一身衣服,才到崇教殿跟张亮一起等。

天色变得有些混沌的时候,皇帝才终于出现在崇教殿门前,只是令李承乾意外的是,唐俭并没有跟皇帝并列,而是落后一步,被皇帝牵着手好得像背背山一样的,是个乌漆麻黑的家伙。

李承乾搜遍自己的记忆,也没认出这家伙是谁,只能按耐住好奇心,打开殿门邀请众人进入。

崇教殿本来就是作为东宫宴会厅装饰的,因为目前东宫就三个妃嫔,地方够住,李承乾也就一直没有更改。就连明德殿,也只是作为议事殿的象征而已。

分而落座,令李承乾意外的是,这个黑人竟然坐到了皇帝的右侧,并没有跟他这个太子抢左侧的位置。这不正常啊,李承乾很清楚,这样的招待宴,几乎可以说是除了皇帝以外众人低头,独耀一人,他这个太子都要靠边坐的。

见李承乾惊讶,另一边的唐俭笑道:“虽然这小子立了大功,但是,太子殿下于他有教导之恩和提拔之恩,他又怎么能跟您抢位子呢?”

“教导?提拔?”

再看了一眼黑人,李承乾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王玄策?”

正在交谈的皇帝回头不满的看了李承乾一眼,反倒是王玄策起身拱手道:“难怪太子殿下认不得学生了,学生这两年来,历经艰苦,曾于深山野林与野兽为伍,也曾烈日下奔逃,晒黑成了这样。莫说是您,就是家父见到学生这个样子,都不敢认啊。”

“你这是经受了什么?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不是出使西域各国和天竺了吗?莫非?”

王玄策苦笑:“就是莫非啊。”

说完,王玄策一拱手,对皇帝说:“陛下,您不是也很好奇这段经历吗?不如微臣这就讲讲,且当餐前点心了。”

李世民笑道:“那你就讲讲吧,饭菜推迟一点上也成。”

重新坐下来,王玄策整理了一下思绪才说:“微臣本来是应该走遍西域各国,绕远路去天竺的。但是一直以来,吐蕃都是中原的心腹大患,所以,微臣临时改变主意,上了高原!”

唐俭微微点头,对王玄策的路线变更并没有意见,事实上出门的时候,他就准许王玄策自行取舍了。

“因为使节的身份,微臣直上高原,进入了玉龙雪山地域。玉龙雪山附近是禄东赞的封地,他热情的招待了微臣,在将随员都留在玉龙雪山后,他带着微臣去了逻些,就是这一路上,他看微臣看得很紧,再加上骤上高原为气疫所困,微臣缓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对吐蕃看得并不全面。”

“那就说说你的见闻,这几年来,你还是唯一一个进入过吐蕃的使节。朕很好奇吐蕃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吐蕃,李世民还是很好奇的,大唐外敌虽多,但是最大的外患却是吐蕃和突厥,突厥还好些,吐蕃对于大唐而言实在是有些神秘。以前不是没有派遣过使节,可是因为气疫的原因,这些使节甚至上才上草原不久,就滚下来了。

像王玄策这样不怕死刚到底的,实在是少见。

王玄策想了想才说:“其实硬要说的话,以微臣的了解,吐蕃人的政权其实跟西突厥是差不多的,但是,他们多少有借鉴咱们大唐的政治改革的目的。好多部族,现在已经没有了内乱的能力。不只是禄东赞的功劳,吐蕃赞普同样是个有为的皇帝啊,估计不输陛下您。

陛下,您切莫被之前的消息骗了,看似吐蕃是禄东赞一手操控的,但是,就微臣看来,或许早期是这样,但是现在的吐蕃,已经完全被赞普给掌握了。对外的种种,不过是伪装而已。微臣的推测,从两点上能够证明,一是禄东赞现在基本不在逻些,更多的时候是在封地。二就是禄东赞看似强势,但是赞普每次决定什么,他都会习惯性的点头认同,从没有反抗过。”

李世民并没有生气,反而点头道:“你带回来的这个消息,确实珍贵,朕也从未小看过天下英雄。”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微臣觉得,吐蕃赞普还是比较推崇大唐的,那份恭敬不似作伪。跟微臣聊天的时候,他亲自询问了是否能求娶大唐的公主。陛下或许不知,他已经娶了尼婆罗的公主尺尊,却没有立为正室,正室的位置一直留着,由此可见,他对大唐的恭敬,确实是真的。”

李世民点点头:“恭敬不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不问缘由的直接借兵给你,让你报仇了。一人灭一国啊,朕现在想想都为你骄傲,你此行所为,丝毫不输古之班固啊!”

“一人灭一国啊!”

李承乾震惊了,原来这家伙真的完成了这件事,猛人啊!只是,这不应该是贞观二十多年发生的事情吗?怎么提早到了现在?戒日王不是还没死呢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